“中国样本”成马来西亚农村“致富经”
来源: | 作者:2022-07-26 | 发布时间: 2022-07-26 | 27 次浏览 | 分享到:

马来西亚小伙儿艾迪有一个改造马来西亚物流业的梦想。原因是几年前他的好兄弟结婚时,网购了一些婚礼用品,但由于快递太慢,婚礼结束一周后,新郎才收到当天要用的领结。“关键的时候你根本指望不上马来西亚的物流,真挺让人生气的。”艾迪说。

近年来,马来西亚电商市场发展迅猛,已经成为马来西亚经济的新热点。作为一个多民族国家,马来西亚拥有约3245万人口,15岁以上的马来西亚人中,约有90%的人使用互联网,且每天上网时间不低于8小时。但即便如此,仍有70%的马来西亚农村地区商业基础设施落后,电商渗透率很低:快递送不到、支付不便利、产品卖不出是常见问题。

好兄弟的遭遇让艾迪感到马来西亚物流存在的巨大问题。2017年,他创办了一家类似菜鸟驿站的快递柜服务商,期望切入快递服务来逐渐改变快递行业。虽然业务不断在发展,但他总觉得离实现创业时的目标还缺点什么。

2019年,艾迪获得了一个免费参加阿里巴巴全球创新与发展倡议计划(AGI)培训的机会,他到杭州参加了电商相关的课程,也跟随其他学员们一起考察了浙江临安的白牛村,白牛村村民从2007年起通过淘宝销售山核桃等农产品,十年间村民平均收入翻了三倍多,如今在中国,这样的淘宝村已超过4000个。这个故事深深打动了艾迪。


“我不仅只想改变物流业了,更希望能通过电商撬动整个马来西亚农村的改变。”艾迪用培训中学到的逻辑来重新审视他的商业模式,“要把农产品通过电商卖出去,首先要让村民先学会使用电商买东西。”

回到马来西亚后,艾迪将原先的快递柜服务进行了升级,并开设到了农村,通过快递柜可以实现快递取件、物流跟踪、相关业务数据统计分析和展示等应用功能,同时补上农村快递末端信息缺失的短板,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包裹难以送达、容易丢件、包装易损等问题。

除了让快递柜进入农村地区之外,艾迪还发展了“乡村合伙人”,与中国的农村电商模式类似,这些乡村合伙人往往是村口的小卖部店主,他们接受了培训,可以帮村民网购、寄件、收件。

就这样,通过一个个包裹的送达,马来西亚的村民们逐渐感受到电商购物的便利。

由此,艾迪上线了帮助村民售卖农产品的业务,他在Lazada上开了一个名为Shopla365的集合店,帮助村民们卖农货。艾迪介绍,沙巴地区有一位80多岁的老伯,是当地一款老字号饼干的老板,在以往,这些饼干通过村镇集市的方式出售给其他村民。一开始,艾迪很难说服老伯上线产品,只能通过批量购买饼干,然后自己上线产品进行销售的方式来操作,没想到饼干的销路不错,渐渐地,村民们开始接受“我们制作的农产品、手工艺品其实很受欢迎,甚至能卖到外国去”这件事。

目前,艾迪和他的团队扶持村民通过线上销售农产品已经有近1000种,共计帮助15万村民进行农产品的销售,无论是香菇、鱼干这类初级农产品,还是椰饼、芝麻酱、鱼酱、姜茅精油等加工农产品,都在从马来西亚农村走向世界。村民们的月收入也从不到800马币(1200元人民币左右)提升到了2000马币(3000元人民币)。

为了更好地跑通农村淘宝的模式,艾迪最近致力于联合马来西亚的高校进行电商人才的培训,让拥有更多专业知识的年轻人加入到淘宝村这个模式里来。“如果我没有参加AGI培训的课程,到现在可能都还在死磕物流。”艾迪坦言,“我的愿景、使命、商业模式,都是从课上抄的,但经过实践,发现出奇地适用。”

目前,在马来西亚的Kedah、Penang、Perak、Selangor、Pahang、W.P Kuala Lumpur、Johor、Sabah、Sarawak等9个地区都成立了数字乡村项目,最终形成了一批“马来西亚版的淘宝村”。从一个物流企业,逐渐建成了淘宝村的完整模式,这是艾迪一开始也没有想到的。

7月12日,AGI新一届亚洲班开班,这也是该班第五次招收学员。631名青年创业者从众多报名者中脱颖而出,他们来自越南、柬埔寨、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巴基斯坦,均希望到中国学习电商经验。

而过去5年,AGI已免费培训了来自亚洲、非洲、欧洲和拉美超过50个欠发达国家和地区的3000多名企业家和商业领袖创业者。包括艾迪在内的3000多名创业者,如同星星之火,在全球创造了数百万个直接或间接的就业机会,也把中国的数字经济经验带给更多的发展中国家。如尼日利亚电商平台TOFA(Trade of Africa)的女创始人Uju在杭州接受培训回国后,与不同国家的创业者联手,帮助多哥等不发达地区的农民在线销售农产品;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学员Feleg Tsegaye创办了“非洲版饿了么”——Deliver Addis。

世界银行报告称,以淘宝村为代表的中国农村电商,有助于创造灵活就业机会,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全球都在聚焦乡村脱贫致富,而阿里巴巴也在各国政府的带领下输出“中国样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