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运期货为航运外贸保价护航
来源: | 作者:2022-06-14 | 发布时间: 2022-06-14 | 20 次浏览 | 分享到:

国际集运市场波动剧烈,海运运费呈“过山车”之势。据媒体报道,日前,由于美国进口需求出现断崖式下跌,自5月24日以来,运往美国的集装箱进口量下降超过36%;运费正在下滑,从中国到美国西海岸的集装箱现货价格环比下跌41%。

  2019年至2021年,全球集装箱海运市场价格大涨5倍有余,创下集装箱海运发展史上的最高纪录。这导致企业物流成本大幅提高,部分外贸企业担心无法按时出货造成违约,甚至主动放弃订单。可是,再把时间镜头拉长看,2015年至2017年,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又面临低谷,运价接连探底。大量班轮公司资不抵债,面临重组、破产、被兼并的窘境。

  全球运价波动剧烈令海运行业和外贸企业苦不堪言,由于无法提前确定运输收益和成本,企业未来的经营状况面临极大的风险敞口。我国航运市场上一直缺乏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对国内航运期货品种的研发上市提出了迫切的现实需求。

  正是在这样的行业特点和宏观背景下,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动外贸保稳提质的意见》,明确提出“加紧研究推进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上市海运运价、运力期货”。

  为产业“保价护航”

  海运是全球贸易重要的运输方式之一。近年来,全球年度贸易出口额将近20万亿美元,其中92%是通过水运方式承运,空运、铁路、公路运输各占2%至3%,管道运输不足1%。

  我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世界上的航运大国,拥有世界第二大规模的海运船队。国际海运承担了我国约95%的外贸货物运输量,港口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一,全球前10位集装箱港口中我国独占七席。不过,我国并非全面意义上的海运强国,在航运定价权、国际航运规则的影响力还有待加强,大涨大落的海运运费成本就成为一个广受关注的“痛点”问题。

  众所周知,大宗商品市场同样面临原材料价格暴涨暴跌的情况,但大宗商品的供求双方能有效规避价格大幅波动风险的秘诀之一就是有“期货”工具。期货具有套期保值的功能,通过期货市场与现货市场盈亏相抵,实现平抑价格波动的功效。

  航运业是典型的重资产、高风险行业,受供求、天气、政策以及燃油价格、港口装卸等多种因素综合影响,海运费的波幅和频率明显大于一般商品价格,需要有效的价格风险管理工具。

  方正中期期货研究院院长王骏告诉记者,全球范围内,最有影响力的海运衍生品是新加坡交易所推出的FFA,但是该款产品仅针对国际干散货运输市场,并且采取经纪人撮合的远期交易方式。虽然新交所也在近期推出集装箱版的FFA市场,但是存在流动性相对较低的先天性缺陷,交易量较为有限。国内外航运界和贸易界一直呼吁我国推出“海运期货”,这不仅将为全球船东和货主提供对冲运价波动的渠道,更为中国海运和外贸行业“保价护航”。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专委会主任、副研究员殷翔宇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航运业作为我国实体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之一。加快发展海运期货品种,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实现期货行业服务实体经济的需要,也是抢占我国航运期货产品在国际期货市场上话语权的需要。

  期货市场拓展至服务领域

  记者了解到,大连商品交易所研发的期货品种为集装箱运力期货,上海期货交易所联合上海航运交易所研发的期货品种为集装箱运价指数期货,目前均完成上市准备工作。

  殷翔宇介绍,大连商品交易所集装箱运力期货的交易标的为集装箱运力,具有以人民币报价、采取实物交割等特点,将是全球首个采用实物交割的航运期货品种。在航线选择方面,以我国国际海运规模较大的美西航线作为交易航线,上海、宁波为合约标的起运港,洛杉矶、长滩为合约标的目的港;在交割制度方面,采取一次性交割和滚动交割方式。

  上海期货交易所集装箱指数期货将以上海出口集装箱结算运价指数(SCFIS)作为结算指数,交易航线为欧洲航线,以美元计价,与其他指数相比,该指数收集的是成交的结算运价,精确性和可信度进一步提升;起运港为上海,目的港为汉堡、鹿特丹、安特卫普、弗利克斯托、勒阿弗尔。

  大连海事大学航运金融系主任隋聪表示,集装箱运力期货的推出,对于推动外贸保稳提质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有利于提升我国在国际航运市场的价格影响力。通过运力期货等的价格发现功能,能够更好地反映我国在国际贸易航运物流的供需情况,增强外贸企业的议价能力,同时引导航运物流业优化资源配置。同时也为外贸企业提供了海运成本的风险管理工具,为航运产业的参与者提供长期稳定的风险管理手段。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海运运价、运力期货的上市,将标志着我国期货市场对实体经济的覆盖面从商品领域拓展至服务领域。我国五大期货交易所在最近几年上市多个期货品种,主要以大宗商品、煤化工、农副食品、股指国债为主。如果上期所和大商所上市集装箱运价和指数运力期货产品,将进一步丰富期货品种,弥补海运期货的空白,必将成为全球航运界和金融界瞩目的焦点。

  王骏表示,集装箱运价指数期货和运力期货上市后,可以切实推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的发展,提升我国航运软实力。另一方面,相信随着海运运价、运力期货的上市,国际航贸、投行、私募、风投、基金都将纷至沓来,我国短期内就能成为国际航运期货交易的高地,交易规模可能达到数百亿元,为中国每年带来可观的保证金与手续费。上海的陆家嘴和大连的沙河口将有望继伦敦金融街之后,成为又一个航运金融的聚集区。

  增强物流成本控制能力

  我国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承担着全球集疏运的功能。我国集运市场是一个结构完善、规模庞大并且开放度极高的市场体系,产业链上的各个主体都面临着运费大幅波动的风险敞口,均需要金融工具对冲运价波动的风险,这些主体都有可能成为未来海运期货的交易商。“无论船东、货主、货代以及无船承运人都有较强的套期保值需求。并且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也有可能来参与。”王骏预测。

  当前,国际环境日趋复杂,全球产业链供应链更易受到非经济因素的冲击,加之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蔓延,进一步加剧了全球经济和产业发展的不确定性。航运业作为全球性产业,面临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加剧。实体企业如何增强对物流成本的控制能力?

  殷翔宇建议,有关部门还应进一步加大对航运价格避险工具的系统性研究,积极支持有序推进集装箱航运期货、干散货航运期货、能源航运期货等品种的研发和上市,推动航运业和期货业深度融合发展,以“航运+期货”为着力点,利用金融衍生品工具规避航运市场价格波动风险,助力我国国民经济、对外贸易和航运市场的健康平稳有序发展。

  上海海事大学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首席经济师、航运发展研究所所长周德全建议,生产制造企业要积极谋划,制定符合企业实际的物流计划,多角度平抑企业物流成本,增强企业供应链的韧性,提高企业对外竞争的能力。比如,对比分析集装箱海运、中欧班列等不同物流运输成本,综合制定更加科学的物流方案,提高企业物流服务选择的多样性。同时,抓紧实现物流运输的数字化与透明化,增强企业对物流供应链运作的把控力度。“当务之急还要快速学会运用期货套期保值。在海运运价、运力期货推出之后,结合企业现货市场海运服务采购情况,制定期货市场上的集装箱海运价格套期保值策略,锁定未来的运价,从而规避价格波动风险,增强企业对物流成本的控制能力。”周德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