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需完善沿线协调体系
来源: | 作者:2021-7-20 | 发布时间: 2021-07-20 | 57 次浏览 | 分享到:

刚刚过去的2021年上半年,西部陆海新通道传出不少好消息:成功开通“遂宁—钦州”“巴西—钦州—重庆”“怀化—北部湾港”等海铁联运班列;巴西至中国重庆的国际海铁联运集装箱纸浆班列首发;首趟西部陆海新通道宁夏班列在宁夏中卫市发车;西部陆海新通道班列(成都至钦州港至越南海防港)在成都城厢站实现首发……除此之外,北部湾港口基础设施建设、西南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都不断取得进展。

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发展,涉及到国内外多个层面的协调。这包括:中国和新加坡、越南等西部陆海新通道沿线国家的协调,以及中国港口和北美、地中海等国际航线相关国家之间的协调;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海关总署等部委之间的协调;西部各省市区之间的协调。除此之外还包括多个部委与多个省市区之间的协调。实际上,部委和地方层面也一直在努力丰富协调的内容,提升协调的层级。我们仍已看到,2019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2019年12月20日和2021年5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分别组织召开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省部际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和第二次会议;2020年11月,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第一次会议召开。

同时也要看到,西部陆海新通道快速发展到今天,对协调提出了越来越多的需求和更高的要求:品牌名称统一后全程费用怎样降低,全程服务质量怎样保障和提升,怎样避免某一地区较低的服务水平拖大家后腿连带影响“西部陆海新通道”整体品牌形象;各地的“单一窗口”以往存在的不匹配不兼容问题在部分地区牵头带动下虽有缓解,但并没有完全消除,仍待进一步协调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涉及到国内外公路运输、内河运输、铁路运输、海运等多式联运方式的衔接,联运的政策、标准、规则虽有所协调配合,但仍需进一步标准化、统一化……诸如此类的协调问题都在提示着,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协调事务有必要随着通道建设的发展而升级,向更加体系化、常态化的方向发展。

具体来说,一是可以考虑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省部际联席会议的架构之上建立更高层级的协调机制,这方面可以学习借鉴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成功应对疫情的经验;二是在认真落实《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的基础上,更加重视用多个部委联合发文的方式共同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协调中的痛点、难点问题,毕竟有些难点具有跨部门的特征,需要依靠多个部委共同努力才能有效解决;三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省部际联席会议和西部陆海新通道省际协商合作联席会议召开的频率可以大大提高,逐渐走向稳定化、常态化,努力做到每年、每半年,甚至每季度都召开一次,这样可以更快协调解决更多问题,明显改善协调效果。

除此之外,还应考虑到地方尤其是西部地区涉外资源和涉外协调能力的有限性,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涉外协调事务在国家层面有所归口,加以统一规划和执行。比如,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要港口——北部湾港口传统上长期以来缺少国际航线,如今在对外协商增开国际航线的过程中,迫切需要形成合力且得到更多来自国家层面和兄弟省市区、相关业内企业的帮助。在不影响地方和企业发挥独特性、灵活性的情况下,这种涉外事务上的统一规划和共同努力,将加快提升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国际谈判能力和涉外协调能力。(转自贸易网)